当前位置: http://bingdiangongzuoshi.com > 亚美用户 > 公路运输资讯 >
Comments

《纽约书评》创始人之一逝世,他的杂志是座丰

发布于:2018-01-16 10:22  |   作者:采集侠

《纽约书评》创始人之一罗伯特·希尔弗斯(Robert Silvers)本周一在他位于曼哈顿的家中逝世,享年 87 岁。在他的带领下,《纽约书评》成为了美国顶尖的文学期刊之一,带来了杰出作家们关于文学和政治深入而富于思辨的文章。

《纽约书评》出版人雷亚·赫德曼(Rea S. Hederman)确认了罗伯特的去世。

创建于 1963 年诞生的《纽约书评》是带着任务来的:提升美国书评和文学讨论的标准,培育政治-文化散文的混合形式。希尔弗斯默默地像传教士一般为这本期刊投入着心血,并最终成为了这本期刊无法分割的部分,同时也让期刊成为了他的一部分。

他和芭芭拉·爱泼斯坦(Barbara Epstein)一直在分担《纽约书评》的编辑工作,直到后者在 2006 年去世。但是希尔弗斯象征了《纽约书评》的神秘色彩,因为他坚持留在幕后,不愿接受访问或者出席公共场合。

“我把自己的名字印到了纸上,其他的我不在乎被人知道。”他这样告诉《Intellectual Skywriting: Literary Politics and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》一书的作者菲利普·诺比莱(Philip Nobile)。在 2008 年接受网络节目 Thoughtcast 访问时,希尔弗斯说:“编辑相当于中间人,他应该避免居功自傲,作者才是关键。”

《纽约书评》创始人之一逝世,他的杂志是座丰

图片来自 Wikimedia Commons

他每天早到晚归。重量级的鸡尾酒派对与他来言是寻找作家和灵感的狩猎场。他和伴侣达德利伯爵夫人格蕾丝一起生活了很多年,他们分享着对歌剧的热爱和一处位于瑞士洛桑的度假屋。后者在 12 月去世。希尔弗斯身后只留下了侄子和侄女。

他无限的激情在为读者服务的出版界找到了出口。当有人要他描述自己的读者时,他曾这样回答:“我真的不太了解他们。”

他最开心的时候,莫过于被在他的奉承和“诱骗”下约来的作家手稿环绕之时,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,他在百老汇表演《边缘之外》(Beyond the Fringe)结束之后拦住了乔纳森·米勒(Jonathan Miller),让他为第一期《纽约书评》写了约翰·厄普代克(John Updike)小说《马人》(The Centaur)的评论。当撰稿人为期刊写稿的时候,他还会把有关的剪报、事后想法、笔记和深入阅读的建议源源不断地发给撰稿人。

对他来说,在假期里寻找撰稿人已成习惯。在圣诞节早上接到他的约稿电话也并非意外。

大部分作家对他的尊敬快到了害怕的程度。

“他既是一个少有的编辑,也是一个理想的读者,”从 1985 年就为《纽约书评》撰稿的伊恩·布鲁马(Ian Buruma)在 2011 年针对这篇讣告的一次采访中说道。“他不仅满怀同情,而且你知道他会明白你在写什么,而且不会改写你的东西,因为他也非常想成为一名作家(所以明白作家不喜欢什么)。他广泛的兴趣以一种深奥的方式显得不同寻常,好比一个对于很多事物了解甚多的博学家。”

罗伯特·本杰明·希尔弗斯 1929 年 12 月 31日生于纽约长岛一个名叫米尼奥拉的村庄。他的父亲是一名离开曼哈顿享受乡村生活的商人。他的母亲罗斯·罗登(Rose Roden)是早已经停刊的《纽约世界》(The New York Globe)的音乐评论人。作为一名早熟的学生,希尔弗斯 15 岁的时候从罗克韦尔森特的中学毕业,进入芝加哥大学。他上了一个两年的跳级项目,在 1947 年获得了学士学位。

希尔弗斯在耶鲁大学学了三学期法律,没什么激情。1950 年,他参军后被派驻北约巴黎总部的情报图书馆,并在巴黎大学和巴黎政治学院(Sorbonne and Sciences Po)学习。

在服完兵役之后,他留在了巴黎,和未来的乐队指挥彼得·达钦(Peter Duchin)共住在塞纳河的一艘驳船上。他靠当出版商 Noonday 的代表和世界青年大会(World Assembly of Youth)季刊编辑勉强维生,他也许不知道的是,这本杂志是由美国中央情报局资助的。

认识乔治·普林顿(George Plimpton)带给了他新创刊的《巴黎评论》(Paris Review)的总编职位,当时这是一本混乱而急需编辑指导的杂志。“这对我来说似乎是自然而然的,这是一份我不需要选择的工作,”希尔弗斯这样向《卫报》解释自己担任总编的决定。

在诺比莱为自己的书所做采访中,普林顿这样评价希尔弗斯:“他很害羞但又难对付,是所有这些喧嚣中的强音。是他塑造了《巴黎评论》。”

1958 年,《哈泼斯杂志》(Harper’s)的编辑约翰·费舍尔(John Fischer)在普林顿父亲、企业律师弗朗西斯(Francis)的推荐下雇佣了希尔弗斯,负责杂志的文学类文章和书评。